篮球比分直播

图片

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
高级搜索

隐蔽战线的传奇故事

时间:2021-06-11

油画《龙潭三杰》 王金安 绘

  71年前,也就是1950年6月10日。

  阴云密布台湾马场町,枪声响起,4位我们党隐蔽战线上的传奇英雄吴石、朱枫、陈宝仓、聂曦在台湾壮烈牺牲。

  临刑前,吴石留下绝笔:“凭将一掬丹心在,泉下差堪对我翁。”香港《星岛日报》刊文称“吴石临刑前从容吟诗”。

  2013年12月,无名英雄纪念广场在北京西山落成,这四烈士塑像面东而立。烈士的英魂,念兹在兹的依然是家国的统一,同胞的团圆。

  6月4日,由国家广电总局组织创作的主题电视节目《时间的答卷》适时播出,该节目第一期,就为我们讲述了潜伏在地下的“红色资本家”卢绪章的传奇经历。

  无论是71年前惊心动魄的历史往事,还是近日播出的电视节目,让我们看到了隐蔽战线的变幻莫测,让这些隐蔽的革命者一次次重现在人们的视野。

  我们一起沿着时空的长廊,回望隐蔽战线英雄斗士的风采。

  上将胸中百万兵

  1962年2月14日的《人民日报》刊登了董必武一首诗:

  三十年前事已赊,知君才调擅中华。能谋颇似房仆射,用间差同李左车。天不慭遗兹一老,人如可赎岂千家。箕裘克绍芝兰秀,高举红旗障落霞。

  这是董老为悼念李克农逝世所写的挽诗。诗中用典比较多,总体的意思是说李克农是中华的英才人物,就像唐代的房玄龄、汉代的李左车一样,有勇有谋,可惜天不假年,但是自有后来人,会继续李克农未竟的事业,把革命的红旗高高举起。

  1955年,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批授衔的将军中,有李克农。然而在诸位军功显赫的元勋中,他似乎有些“另类”——终其一生,始终未在正面战场上有过一兵一卒,但是他胸中却有百万雄兵。

  李克农作为隐蔽战线队伍的领军人物,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,凭着对革命的赤胆忠心机智勇敢与敌人斗争,与钱壮飞、胡底并称“龙潭三杰”。

  隐蔽战线始于1927年。在国民党围剿共产党的白色恐怖中,周恩来在上海建立了中共中央特别行动科,负责情报和地下工作。

  党中央指示,“派遣一两个忠实的同志,到国民党部以及某种反动机关做侦察和破坏工作”。1929年冬,在周恩来和中央特科的部署下,一个情报小组秘密潜伏进了“作战位置”。这个情报小组由李克农、钱壮飞、胡底三人组成,由李克农担任组长。

  1931年4月,顾顺章被国民党特务逮捕,旋即叛变,敌人企图利用顾顺章将我党中央在上海的机关一网打尽。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,钱壮飞将绝密电报拿到,提前获悉了这一紧急情况,交给李克农。李克农迅速找到陈赓,将警讯传递给了周恩来,为党中央紧急转移赢得了时间,为保卫党中央和地下党组织的安全作出了卓越贡献。

  后来在华北地区,李克农利用自身在北平的合法身份,在国民党军政机构内部建立情报组织。在此期间被李克农发展的重要情报骨干,就有国民党第十一战区长官司令部一处少将作战处长谢士炎、军法处少将副处长丁行之、二处少校参谋石淳、代理作战科长朱建国、北平第二空军司令部参谋赵良璋,等等。

  这些情报员后来都成为优秀党员。利用这张情报网,我党成功获取了国民党军队突袭华北解放区的作战计划。

  1946年8月,国民党军第十一战区长官司令部司令孙连仲,让谢士炎拟定袭击张家口的作战计划。而他不知道的是,恰恰这位谢士炎就是我党的情报人员。

  谢士炎根据孙连仲的命令拟好作战计划,同时又拟了一份反击国民党的作战计划,然后通过联系人将作战计划送给了李克农。也就是说,我们不仅知道了敌军的行动,而且先敌一步进行了反击。

  聂荣臻立刻根据情报组织迎战、部署反击,把国民党“重点进攻”的计划打得七零八落。

  在争取张学良的工作上,李克农更是别出心裁。高福源曾任张学良的侍卫长,是张学良的心腹,在1935年10月的榆林桥战役中,被我军俘虏。

  细心的李克农发现,每当提及东北、提及家人,高福源的心情就变得十分沉重。为了打开高福源的心扉,李克农专门为他“量身定做”创作了一部反映东北人民饱受日军迫害的话剧,成功攻破高福源思念东北故土的心理防线,他立刻表示自己愿意回去找张学良,劝他不要内战,同红军联合起来共同抗日。后来,李克农作为代表与张学良谈判多次,研究了红军与东北军合作的细节,为日后“西安事变”、建立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  “誓死保护好上海全市人民的救命钱”

  提起黄炎培,我们最熟知的莫过于1945年,他跟毛泽东关于怎样跳出“历史周期率”的“窑洞对”——“我们已经找到新路,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。这条新路,就是民主,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,政府才不敢松懈。只有人人起来负责,才不会人亡政息。”

  其实黄炎培的二儿子黄竞武,也是著名的烈士,为了保护即将归于人民的财物,积极配合共产党地下组织对国民党汤恩伯驻浦东某部进行策反,被国民党逮捕,在狱中受尽酷刑,依然忠贞不屈,壮烈牺牲。

  黄竞武,清华大学毕业后,到美国哈佛大学进修,获经济硕士学位。1929年秋,黄竞武满怀报国热血回到祖国。1937年7月全国抗战爆发,黄竞武转任重庆中央银行稽核专员,投身到抗日民主运动中,积极靠拢中国共产党,坚持团结抗日。国共和谈时,他担任周恩来与美国人士会谈的翻译。

  抗战胜利后,黄竞武随中央银行迁回上海,担任上海中央银行稽核专员。在日益严峻的白色恐怖中,黄竞武积极掩护中共地下工作人员,协助保护和撤退民主人士。他所在的中央银行外滩行址,成为秘密活动据点。

  1949年初,国民党政权面临崩溃,策划将中央银行库存的金、银、美钞等财物偷运到台湾。黄竞武响应党中央的号召,秘密发动中央银行部分职工采取抵制行动。“他们已经运走了400万两黄金,现在国库都快空了,所以决不能让他们把最后的一点存底再偷运走了……”“誓死也要保护好上海全市几百万人民的救命钱!”

  同时,他利用报界资源,向新闻界揭露国民党政府的阴谋,团结金融界人士出面抗争,致使偷运计划未能全部实现。

  不惟如此,他又与中共上海局策反工作委员会取得联系,在国民党军队中进行策反,然而功败垂成,消息不幸泄露,1949年5月12日,他被国民党特务逮捕。

  发了疯的特务在地下室用各种酷刑拷打他:“你一个堂堂的哈佛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父亲又是我们党国的元老,蒋总裁希望你跟我们一起到台湾,何必非要跟共产党过苦日子嘛!”

  黄竞武慨然回答:“我能跟一个垂死的政权去小岛吗?”

  “既然他不愿跟着我们,那就成全他,让他留在上海吧!”

  于是,5月18日凌晨,敌人将受尽酷刑的黄竞武残忍活埋。

  黄竞武被活埋的时候,黄炎培已在北京同毛泽东、周恩来等商讨组建即将成立的人民共和国。

  5月27日上海解放,6月2日,黄竞武等13位革命志士的遗体在车站路原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监狱中被发现:

  “看见那具尸体,死者被害的情形,可谓惨绝人寰,双手被用麻绳反绑,头上蒙布,手上身上发红,好似在生前受过酷刑。据说匪军特工是把他活埋的,埋葬的泥窟底层还铺有石灰。”

  其状之惨,可谓惨绝人寰。

  捧着《大公报》,看着儿子模糊不清的尸首,黄炎培老泪纵横。

  黄炎培将对儿子的无限悲痛与思念,化作一首短诗:

  “我们每一回走过北京天安门,望见高高的人民英雄纪念碑,想起千千万万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牺牲生命者,中间有一个是你。”

  闲棋冷子不寻常

  1948年10月,中共中央驻西柏坡。国民党将领傅作义探知情报后,打算出动十万大军突袭中共中央机关,形势万分危急。

  毛泽东举重若轻,用一篇文章唱了一出“空城计”:他以记者之名写了一篇评论《动员一切力量,歼灭可能向石家庄进扰之敌》。评论中把傅作义侵犯石家庄的计划详细公开,号召解放军和民兵三天内,做好歼灭敌人的准备。傅作义大惊,生怕遭到埋伏,只好撤兵。

  毛泽东一纸巧退十万兵,很重要的前提是我们的情报工作做得好——连国民党军队进攻计划、各部番号、大小将领都摸得一清二楚。

 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,毛泽东率领一个警卫连和部分中央机关干部,牵着胡宗南大军在陕北绕圈的往事。这其中,熊向晖的情报工作功不可没。

  1949年11月6日中午,中南海勤政殿,周恩来特设午宴招待国民党元老张治中、邵力子、刘斐。周恩来把熊向晖介绍给大家,几位元老都有些惊讶:“这不是熊老弟吗?你也起义了?”

  周恩来哈哈大笑,说:“他可不是起义,他是归队。今天,我请你们大家来,一是和你们聚聚,谈谈心,二是向大家公开一个秘密。”周恩来指指熊向晖,“他是1936年入党的中共党员,是我们派他到胡宗南那里去的……”众人恍然大悟。

  国民党前国防部参谋次长刘斐说:“怪不得胡宗南老打败仗。”张治中说:“早知道蒋介石在政治上、军事上不是共产党的对手,今天才知道,在情报工作上,也远远不是共产党的对手。”

  毕业于清华大学中文系的熊向晖,在胡宗南身边潜伏了13年,深得胡宗南信任。事实上,早在到胡宗南身边工作以前,熊向晖(当时叫熊汇荃)已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  熊向晖成了我党安插在“西北王”胡宗南身边的“闲棋冷子”。13年,熊向晖一直都在压抑着个人的愿望,为党默默地工作着,“怀揣着光明,面向着黑暗”。

  熊向晖担任胡宗南秘书不久,就深得器重。蒋介石给胡宗南的密令都由熊向晖签收,而胡宗南下达的命令也都是由熊向晖起草。这个“懂军事又懂政治的助手”,让胡宗南完全信任。

  熊向晖巧妙地送出国民党“闪击延安”、“西安军事会议”等诸多重要情报,为挫败国民党阴谋、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、保卫延安党中央等屡建奇功。

  就像毛泽东所说:“要战胜敌人必须打两种战争,一种是公开战争,一种是隐蔽战争。隐蔽战争有战略进攻,派人打入敌人的内心;也有战略防御,保卫自己。要打败敌人须内外夹攻,所以两者都有同样的意义。”

  今天回望隐蔽战线,致敬这支神秘的队伍,我们会发现伟大也许就展现在某一个瞬间,一个情报,可能会影响一个战局,甚至改写一段历史。(穆铎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